关灯
护眼
    一株大树顶端有着一只猴子,体型并不大,不过喉咙非常的粗壮,正一脸警惕的看着龙尘。

    龙尘立刻一动不敢动,他不禁懊悔不已,自己这几天一直耍着英侯团团转,竟然开始大意起来。

    那是一直吼猴,只是普通的野兽,并没有什么攻击力,但是就这样一只没有什么攻击力的猴子,却让龙尘陷入了极大的麻烦。

    吼猴是群居野兽,显然这片森林是吼猴的领地,那只吼猴应该就是放哨的。

    他们当发现有入侵者时,或者遇到危险的时候,就会发出吼叫,向同伴们示警。

    如今龙尘没有注意周围情况,进入了它们的领地,一时间就知道要遭殃,赶忙缓缓向后退去,表示自己马上离开。

    不过还是晚了,那只猴子一下子张开喉咙,放声大叫,在高达几十丈高的大树上,声音一下子传出了数十里外。

    龙尘脸色一沉,如果他能摸到这只猴子身边,绝对会一剑把它砍成肉泥。

    那吼猴一声吼动之后,整个森林都开始吼声不断,仿佛报警一般,让人心烦意乱。

    龙尘陡然间瞳孔一缩,向远处望去,果然一道人影如同流星一般,对着龙尘疾驰而来。

    他看到了英侯那充满了杀意的眼睛,英侯已经发现了他,他现在跑也没用了。

    龙尘干脆放弃了逃走,既然被对方发现了踪迹,其他手段已经用不上了,事到如今唯有一拼。

    “龙尘,如果不把你挫骨扬灰,我就不姓英”英侯眨眼间就到了近前,咬牙切齿的道。

    此时的英侯双目如同要喷出火来,这八天,让他度日如年,尤其上次龙尘送的“厚礼”,让原本就有洁癖的英侯,差点没自杀。

    这八天里,他虽然没有吃一点东西,但是依旧不停的呕吐,连胆汁都要吐干净了,依旧在呕。

    可以说,英侯对龙尘的恨,已经远远地超过了龙天啸,如今看到龙尘活生生地站在他的面前,他竟然浑身止不住地颤抖,至于原因,恐怕只有英侯自己知道了。

    “你姓不姓英,跟我没关系,我不是你爹,管不到这一块。”龙尘摇了摇头,手中多出了一把阔剑。

    此时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这些天他一直提心吊胆的,如今面对英侯后,心中反而平静了下来。

    龙尘感到自己的精气神,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现在的他无畏无惧,仿佛自己的境界提升了一个档次。

    那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总之在英侯的追杀下,他时刻嗅着死亡的气息,让他感觉自己仿佛正经历着某种蜕变。

    “哈哈哈哈,你如此激怒我,是想让我给你个痛快吗?你别做梦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英侯一脸的狞笑道。

    “我不需要激怒你,上次我给你的礼物,味道如何?”龙尘淡淡的道。

    一听到“礼物”这个字眼,英侯立刻脸色一阵长白,胃里又开始翻江倒海了。

    “去死”

    英侯怒吼一声,长剑一震,划过一道厉芒,对着龙尘斩落。

    龙尘早就准备着,见英侯动了,也是一剑挥出。

    “砰”

    一声爆响,龙尘噔噔蹬连退了十几步,才稳住了身形,胸口一阵气血翻涌。

    再看向英侯,竟然只退了三步,龙尘不禁一叹,易筋境就是易筋境,这个等级壁垒太大了。

    现在的他力量恢复了将近九成,依旧不是英侯的对手,即使在他最擅长的力量上,都完败给不擅长力量的英侯。

    这就是差距,这也是为什么凤鸣帝国修行者无数,英侯却能立于强者巅峰。

    眼见龙尘竟然挡住了自己的一击,英侯眼睛一眯,果然炼药师的家底就是丰厚,当初龙尘逃走的时候,已经半死不活,如今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可见龙尘必然吞服了不少丹药,英侯自己不是炼药师,而对应他修为的高级丹药,又非常稀少。

    这让英侯心里深深的妒忌,如果他也是炼药师,或者有丹药在身,他又怎么会过了这么多天,依旧恢复不到七成?

    想到这里,英侯就觉得上天不公平,他同代之中,就一直被龙天啸压着,难以出头。

    而龙天啸更是生了一个了不得的儿子,年纪轻轻就成了一名丹徒,更是在武道上的天赋高得吓人。

    跟龙天啸相比,他是那么的失败,一时间眼睛都红了,浑身青筋暴起,厉喝一声手中长剑,泛起漫天剑气,震动长空,向龙尘卷来。

    龙尘深吸了一口气,此时的英侯就像是一个疯子,全力进攻,勇不可当,他根本挡不住几招。

    伸手在戒指上一抹,手心里多出了两枚丹药,其中一枚丢入口中,迅速吞下。

    另外一枚用灵魂之力,将其附着在阔剑之上,吞下丹药时,英侯可以看到,还以为龙尘负伤,服用疗伤药。

    不过第二枚丹药,有了之前的掩饰,悄无声息地吸附在阔剑的剑背上,英侯根本没看到龙尘的这个动作。

    眼见英侯的长剑,带着劈山斩岳的气势袭击来,龙尘爆喝一声,也是一剑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