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好玩?

    如果我记得不错,我是第二次听到别人形容自己了,而且都是白富美,难道在她们眼里,我等屌丝真算不上人,只是一种能吃饭走路说话的好玩物件?

    眼前这个眉目如画,皮肤粉嫩白皙的美女肯定是白富美,这点看她的气质和动作就知道了。

    况且,能和温可馨这么亲热的,除了同等层次的白富美还会是谁?

    不对,两个好玩都是温可馨的印象,这个白富美只是重复温可馨的印象罢了。

    一瞬间我有些感伤,感情我在温可馨的眼里一直是这个印象,是个好玩的东西,无聊只是可以扯出来玩一玩,用以去寥,仅此而已……

    “嘻嘻,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闺蜜,香香。”接着她又对着那白富美介绍:“看到没,这个大帅哥,就是甄文明同学了。”

    大帅哥?我挠挠头,横看竖看倒着看,我这副尊荣都和帅字不沾边吧?

    “你好啊甄文明同学,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很高兴认识你。”

    她居然要和我握手,我心咚的一跳,赶紧握住她的小手,说道:“呵呵,我也很高兴能认识你,香……,呃,敢问香香小姐贵姓?”

    她掩口轻笑:“甄文明同学你真有礼貌,嘻嘻,我姓潘。”

    “原来是潘小姐,久仰久仰。”我呵呵一笑。

    “久仰?甄先生你这话说得不对吧,难道你在这之前还认识我不成?”

    “这……”我老脸一红,下意识又很棒槌去挠头,结果换来她和温可馨一阵偷笑,把我笑得更加尴尬了。

    “好了好了,你就少逗他了,没看到人家脸都红了吗?”温可馨笑道。

    潘小姐揄揶道:“哟,这就帮他说好话了,早知道我就不跟着来当电灯泡了。”

    温可馨一下红了脸,捏了潘小姐腰一把,跺脚叉腰瞪眼,“死小妮子,再贫你自己走回去。”

    她们两人都是大美女,还是十分有气质的那种,我一个屌丝和她们走在一起,不是一般的有压力,走路轻飘飘的,随时要飞到天上去了似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温可馨要叫上一个女人过来,难道这不是像前两次那样的两人约会吗?约会,我突然想到这两个字,偷偷瞟了眼正和潘小姐窃窃私语的女神,心里猛然一跳,原来我曾一直自作多情地把两人有过的见面都当成了约会。

    我,真是臭不要脸。

    说实话,我确实是摸不清温可馨在想些什么,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主动联系我呢?是对我有意思吗?我摇头,这个可能性显然极低极低。那又是为的什么,我一没钱,二没帅脸,她凭什么对我另眼相待?难道又是那该死的愧疚?还是她有一颗悲悯的心怀,信佛行善,对我抱以施舍?

    我不知道,因为我已经陷进去了,我无法用正常的智商去分析这些问题。

    一辆红色的保时捷出现在我面前,很有范,崭新大方,就连我这个这车盲都看得出来,这部宝马肯定价值不菲,起码要一两百万的。

    尼玛一两百万啊,那够我等屌丝劳累多少年才能赚得出来啊!要是按月薪一万的说,都要十多二十年才赚得够,而且还是除去了你日常所有花销。

    好吧,我承认我受伤了,我的心一点都不宽敞,我吃味了。

    车是白富美潘小姐的,她还对做了个请的姿势,笑眯眯对我说甄先生请上车。

    坐在这顶级靓车里面,闻着那种昂贵的空气,我有些坐立不安,一向随便的自己居然拘束起来,端端正正地坐着,不敢乱动,生怕弄脏了座下的真皮软座,要我卖肾赔偿。

    “甄文明同学,今天是你请客哦。”

    宝马平稳前行,忽然前面的温可馨转过头来,对我眨了眨眼睛。

    “啊?什么?……哦,好的……”草,我他妈在慌些什么啊。

    温可馨脸拉了下来:“好你个甄文明同学,难道你不知道和女生聊天分心是件很不礼貌的事吗?”

    我羞愧欲屎,赶紧道:“没有啊,哪有啊,我只是刚看了下窗外而已。”我总是不想在女神面前承认错误。

    “那你想好了去哪里吃没?告诉你哦,我和香香是很能吃的,别想用大排档就打发我们。”

    潘小姐点头道:“嗯,大排档很脏,不卫生。”

    其实我很想反驳,难道你们没有听说过一句话,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吗?

    “呵呵,当然,如果请你们两个大美女去吃大排档的话,估计上帝都不会原谅我的。”我笑道:“我知道有一家海鲜酒楼,他里面的海鲜还不错,不如就去那吧。”

    “海鲜?不好。”温可馨摇头:“最近我们吃海鲜太多了,不想吃。”

    我翻了翻白眼,“那你说去哪里吃好了。”

    “甄文明同学,这是你请客好吧。”

    我想了想,“那你们想吃什么?”我不禁摸了摸钱包,还有兜里李连胜给我的信封,足够她们吃一顿吧?

    “香香,你想吃什么?”温可馨问潘司机。

    “我啊,随便。”

    我靠,没想到一个吃饭的问题,居然同时难到了我们三个,果然是屌丝和白富美之间是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的,连吃饭的方式都不一样。

    最后我使足了劲,脑袋透支功率,以每秒一万二千八百多转的速度思考,搜罗着附近能吃的东西,终于提出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意见,不如去吃农家菜吧?她们两人全票通过。

    富二代估计很少吃正宗的农家菜,当那些我们屌丝平时吃到吐的农家菜端上桌时,她们都吃得津津有味,大赞好吃,让我明白一件事,原来有钱人山珍海味吃多了,真的就会对农家菜垂涎三尺,就像我们穷人向往山珍海味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