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她赌气的样子别有一番风味,鼓起腮,嘟起嘴,挺萌的。

    我反问:“那你说说,在你心目中的成熟稳重,是怎么个概念?”

    她想了想,模棱两可说道:“成熟就是,理对人对事,会为令人着想,有责任心,有担当。”

    我笑了,问道:“那你觉得你成熟吗?”

    我已经直接从有一个女孩明言到她身上去了。

    “我?”她想了一下,然后对小师妹道:“燕燕,你觉得我成熟吗?”

    “哈?!”小师妹忽然被问,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然后点头道:“嗯,还行吧。”

    “曹翔师兄你觉得呢?”她又问曹翔这抠脚大汉。

    曹翔看了看我,然后笑道:“还可以。”

    曹翔说还可以,就是不可以的意思。像张丽娟这种温室花朵,社会经验都没有,家里也没穷过,从出生到现在都是顺风顺水,你就是智商超过爱因斯坦都不可能成熟。

    成熟,是和阅历是和经历息息相关的。只有你吃的苦够多了,跌得多了,才会变得成熟。

    另外,就是成熟的人是不会说自己成熟的,同时他也渴望单纯,这才是成熟。而不成熟的人就觉得自己已经很成熟,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已经很成熟了。

    “呵呵。”我很敷衍地笑了。

    她握紧小拳头,“听到没,燕燕和曹翔师兄都说我成熟。”

    我直接给她竖起一个大拇指,心里佩服到五体投地,没想到平时看起来挺知性的一小妞,幼稚起来居然这样地幼稚。

    “你笑什么,难道觉得我很不成熟吗?”她语气里带着一点火药味。

    我摇头微笑,肢体语言却等于明火执仗地告诉她,对,我就是觉得你很不成熟,非常幼稚。

    “那你说说你对成熟的定义是什么?”她锲而不舍问。

    我如实说道:“当你不把成熟挂嘴边,当你希望自己单纯,当你开始失眠,当你感觉这个社会很残酷,当你习惯把心事藏在心底的时候,就是成熟了。不对,这还不够,已经是成熟了一半而已。”

    这是我的真实感悟,她这种温室花朵是听不懂的,因为这不是官方对成熟一词的诠释。

    “那你的意思就是你很成熟了?”她言无可言,反过来问我。

    我摇头:“成熟是相对的,对比娟娟师妹你起来,愚兄自认吃多了两年饭,对人对事有较深少许的见解。”

    由我第一次的锋芒毕露,幽默不羁,到现在的温雅大方,偶带沧桑,说一些她不懂的话,都让她更加地不认输,她非要把我这匹烈马给征服了。

    其实说起来,我应该是没有资格说她幼稚任性的,因为我自己本身也是第一次见面温可馨,就对她产生好感和想念,第二次就开始喜欢上她,再到后来第三次第四次彻底爱上她。扳指数一数,我和温可馨见面也就几次而已,一个巴掌数得过来,但我就这么着了魔似的爱上了她。

    五十步笑百步,我倒有些同情张丽娟了,就如同情我自己一样。

    “文明师兄,据我所知,你是单身吧?”她忽而转移话题,不和我讨论成熟的话题了,估计是我那句成熟就不把成熟挂嘴边刺激了她。

    我耸耸肩,“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那你谈过恋爱吗?”她再问。

    “这个我选择不回答……咦,怎么都停下来了,曹翔,继续转啊,我还没玩够呢。”我对着曹翔说。

    曹翔对我翻了翻白眼,说道:“这不是你和娟娟师妹在聊天嘛,我和燕燕看你们两个表演就好了。”

    其实曹翔还是向着我这边的,他知道我不喜欢张丽娟,以退为进为我解围。

    而小师妹则沉默了,估计她是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闺蜜会喜欢上自己的心上人,还抢在自己前面表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