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是嫂子!是嫂子

    这个一句话,在我的脑海,不断地回响着,如同是脑海中的大钟一样,一波又一波地响着。

    我停止了思考,身体一瞬间好像是不受控制一样,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只能眼睁睁地望着面前的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而已。

    桃桃!她是桃桃!我没有看错,她竟然是桃桃!我找了她这么久,从来都没有找到,但是现在我只是很随意地出来吃个饭,逛一个街而已,就能碰到了桃桃!

    这种事情真的是很奇妙,真的有种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感觉。有时候就是这样,有一件事,你很刻意地去做,就好像是老天作对一样,一直都做不成。但是你放松下来了,没想到要做的,却在我不经意间,在你转角的一个时候就做到了

    我形容不出来我现在的感觉,实在是太激动了一些!在这一瞬间,我好像是灵魂出窍了一样,只能眼睁睁地望着面前的桃桃了。

    她,好像是变了,在她离开我之前,她的脸是坏了半边的!但是现在,好了,恢复了第一次见到她那时候的雪白无瑕!

    她好了,她的脸好了!恢复了以前的样子,好像是从来都没有被烧坏一样!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根本就不会相信,那时候她伤得这么严重,脸都坏半边了,国内的大医院都医治不回来!但偏偏就让方毅他师叔给治好了!

    我不知道方毅师叔吴梅子到底是用什么办法把桃桃治好的,我只在乎,现在的桃桃,已经好了,她恢复了以前的美艳,她是那样的光彩夺人!

    只是,她却认不出我来了,她出来之后,看到我一直目不转睛,被雷劈了一样地看着她,她顿时就皱起了眉头,有些不悦了,她走到张三北老婆的身边,轻声对张三北老婆问道,“红姐,他是谁啊?你朋友吗?怎么没什么礼貌,一直盯着人家看?”

    我听到了,心里刺痛了一下,身旁的方毅站了出来,他叫了一句,“嫂子!”

    但是桃桃马上就更加地不悦了,她喝道,“喂,你叫谁是嫂子?”

    我心里一紧,赶紧地拉住了方毅,“阿毅,你乱叫什么?!快给我滚回来!”

    方毅被我一骂,他马上就把头缩了一下,也意识到自己的冲动了,他赶紧就回来,退到我的身边。

    我努力地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这个时候,我绝对不能慌,一定不能慌!我深呼吸了一口,然后才微笑说道,“你好,刚才不好意思,我这位兄弟不会说话,他认错人了。”

    其实我的全身肌肉已经崩起来了,但是我刻意压制着自己的激动,我抱着晴晴向桃桃走了过去,望着她笑道,“我是三北老兄的朋友,我姓仇,很高兴能够认识你。”

    但是桃桃她并没有理我,她只是皱着眉头,望着我,然后摇头说道,“我不认识你。”

    你怎么会不认识我?我是你的老公啊!

    这时候怀内的晴晴就奶声奶气地说道,“桃姨,叔叔不是坏人啊,他好像甄叔叔啊。”

    可怜这屋子里面,三个女人,也只有晴晴这个才四五岁的小女孩才认为我不是坏人,其他的两个女人,包括是我最亲密的女人,她都对我提防警惕我理解她,完全理解,因为我出现得太突然了,而且一开始就目不转睛地望着她,她对我警惕纯粹是正常。

    但是晴晴的这句话,马上就让桃桃脸色都变了,她马上就喝道,“晴晴不要乱说!小心我打你!”

    桃桃竟然这么凶,不只是把晴晴吓了一跳,连我都被她吓了一跳,但是紧接着,我也感觉出来了,她这是因为在乎我,才会这么生气的。

    晴晴的嘴巴扁了扁,她想哭,但是却没有哭出来,算是挺乖巧的,不过她眼睛也是红了。因为刚才桃桃的样子,实在是太凶恶了一些,吓到她了。

    我赶紧说,“童小姐,你放心,我没有恶意,我只是碰巧经过这里而已。”

    桃桃对我还是有些警惕,不过,紧接着,她又对我说道,“嗯,那你要买花吗?”

    “哦,买花啊,买啊,我买啊,多多我都买,呵呵,呵呵呵”

    话说完之后,我就恨不得给自己来一个耳光,草!看我这急性子,紧张个锤子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