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下午,我回粉城了,一见面,桃桃就嘟嘴不悦捏了我一下,颇是幽怨的问我昨晚哪里鬼混去了……

    “喂,文哥,你昨晚哪里鬼混去了,不知道我想了你一晚上……咦,你脸怎么了,谁把你打成这样,我看看,啧啧,都肿了!”

    鬼混,这两个字可真让我心惊胆战啊,瞬间有种东窗事发,被抓奸在床的心虚。

    刚一碰面,桃桃就急急地迎上来,人没看清楚,先发了一通牢骚,然后看清楚我脸上有伤痕,明显就是打架了,而且还被揍得不轻,她一下就心疼了,伸手要摸我脸上的伤口。

    我赶紧抓住她的手,笑道:“没事没事,没打架,就是昨晚喝多了点,出门的时候,不小心让路灯给撞了一下下,顺便又在地上打了两个滚,才搞成这个样。就你文哥我这副身板,嗯,壮得跟牛似的,谁能打得赢我啊,哈哈。”

    先在心底对自己说了一万句,我没有鬼混,我没有对不住桃桃,我光明磊落,站得直走得正,我只不过是给路灯撞了一下而已……

    自我催眠了自己一番,然后我的表演就很逼真了。

    都说男人出轨时的智商犹如爱因斯坦,女人抓奸时的推理如同福尔摩斯,我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智商有没有爱因斯坦那么碉堡,但我希望桃桃不是福尔摩斯。

    被我握住手,桃桃顺势在我胸口捶了一下,然后嗔道:“讨厌,这么多人看着呢。”

    我汗,你也知道这么多人看着啊,那还敢靠在我怀里,对我撒娇?我得到一个结论,女人果然是不可理喻的物种。

    说被路灯撞到,这种蹩脚的理由,桃桃自然是不会相信,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不超过五岁,但绝对也没离谱到这种程度,何况桃桃这种聪慧见过世面的熟女?

    “昨晚和朋友去唱K,喝多了一点,出来的时候和几个人渣发生口角,然后就开干了,我一挑五,被我干翻了三个,还有两个就吓破胆跑路了,嘿嘿。”我半真半假的说,脸不红心不跳,不怕桃桃会怀疑。

    桃桃挽着我的手,我们一起走回办公室。

    “呵呵,文哥你这么厉害,一个打赢三个?我看多半是吹牛吧?”她笑道。

    我戳了戳她的脑门,然后笑道:“我吹你个头,文哥的勇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

    忽然,我停止了一下,戳脑门这个动作,可不是温可馨的招牌动作吗,什么时候,我居然也把她学过来了?难道说,当爱一个人到至极,会不知不觉地模仿她的言行举动?

    马上,我的心里一颤,有种强烈的愧疚感,正派女友就在身边,在亲热地挽着我的手,和我恩爱着,而我心里却想着另外一个女人……

    草!我他妈真是人渣!

    桃桃,这个牛皮糖一样粘着我,曾经在我感情最空乏时期给我温暖的女人,正对我放电依赖,看着她满目的深情,我真的无限愧疚,无限地挣扎,同时也在无限地鄙视自己。

    是身不由己,还是我太过薄情?

    然而桃桃不知道,见我这样痴痴地望着她,脸一下红了,羞赧扭捏起来,不轻不重地捏了我一下,嗔道:“讨厌,这么看着我干什么,还怕我会跑了不成?”

    她真的很漂亮,我也真的很喜欢她,她的妩媚,她的痴情,她的成熟,她的放荡,都是我所喜欢的。但是,老天残忍,在我遇到她之前,却遇到了一个温可馨……

    “对不起。”望着她,我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很自然地,很情不自禁地就出口了。

    桃桃忽然停下来,好像发现了什么,一脸沉重地看着我,“文哥,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哪里对不起我了?”

    我猛然觉醒,面对她质问一般的眼神,我心里不禁慌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