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她在使劲地蹭,我一动不敢动,生怕我的一丝动弹马上就会打破这我早就梦寐以求的暧昧。

    噢耶,爽歪歪啊爽歪歪,那种美妙的触感,让我无比流连忘返。

    终于,她笑停了,重新站直身体,而那柔软的触感也离开了我的肌肤,让我很是一阵失落。

    “那你找到地缝了吗,甄文明同学?”她笑嘻嘻望着我,那水润中带着弹性的嘴唇让我产生无穷冲动,很想不顾一切含住她娇艳欲滴的朱唇。

    “没呢,还在找。”我努力使自己变得自然,但是我没有那么大的自控能力。

    她指着前方一个雨水井,笑着揄揶道:“看,那里有一个,去钻了吧。”

    我白眼一翻,干干一笑的样子又是让她一阵偷笑。

    “甄文明同学,你真是一块开心果,和你在一起挺开心的,我好久没这么笑过了。”

    在一起!我听到这三个字,一下就想歪了。在一起……在一起……

    “呵呵,过奖过奖,为人民服务,散发自己的光和热,一直是我不懈的追求。如果你真的要感谢我,那就请叫我,红——领——巾!”

    果不其然,我这个土到不行的冷笑话,让她又笑了。

    看着她那发自内心的欢笑,我十分地满足,恨不得发挥自己的十二分幽默,让她一直这样笑下去。

    “红领巾同学,请问你还能再逗一点吗?”她一双美目看着我。

    面对她直视的眼神,我还是会紧张,但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厉害了。我反问:“逗?会吗?你别乱说,我可是正经人呢,严肃端庄才是真实的我。”

    我们并肩走在街头,她披着我的山寨名牌外套,显得她十分地娇小玲珑惹人疼爱。

    这算是约会吗?猛然,我想到这两个字,约会。

    我不禁偷偷地望了她一眼,她好像感觉到了,也看过来,我心跳加快,赶紧装模作样地转过头去。

    我的脸红了,因为我感觉到热。

    “甄文明同学,会冷吗?”她轻问。

    “啊?”我没听清楚。

    可是她没继续问,因为她主动挽上了我的胳膊!

    我瞬间石化了。

    停止了心跳,停止了呼吸,停止了思考。

    脑海里就不断响彻一个声音,她,居然挽住了我的手!

    “我冷,不介意我问你借点体温吧,红领巾同学?”她笑得很灿烂。但我分明看到她眼里深处的羞涩。

    “呃,哈?好,好好啊!”我很是后知后觉,很是棒槌地拼命点头。

    就这样,很梦幻地,她挽着我的手,我们一起缓缓在街头散步。我在想,这似乎是我有生以来最幸福的事吧,如果现在耶稣能实现我一个愿望,我会很没出息地说,就让时间永远静止在这一刻吧!

    “对了,你还没回答我那个问题呢。”她突然停下来,拽了拽我的手,狡黠地问。

    我满头问号:“哪个问题?”

    “装!”她很卡哇伊地跺了跺脚,小手捏了捏我的手臂,瞬间被小师妹俯身了。

    是不是每个女生都有喜欢撒娇捏人的爱好?

    “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哪个问题啦……哎哎,别捏姑奶奶,再捏就紫了……要不您给点提示?”

    “死人!……娇蛮。”她的提示我瞬间就明白了。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她想了想:“一起听。”

    我眼前一黑,还有这个听法?

    “好吧……假话是,没有。”

    她脸一白,挽住我的手都松了许多。

    我是个不折不扣的贱人,看到她的难受我会比她更难受,我赶紧握住她有些冰凉的小手:“真话是,有,但只是曾经。”

    她笑了,有种百花绽放都没有她一展笑颜的惊艳。

    “为什么是曾经?”

    我说:“因为第一眼看到你时,你就是一个娇蛮的大小姐,我还为你挨了一身胖揍呢当时。”

    想到了什么,她脸红了,有些小不自然,然后说:“不好意思嘛,当时我是太激动了,一下没想那么多,就想报复廖明豪。”

    我呵呵:“没事,反正我也没吃亏,呵呵。”

    “讨厌!捏死你!”她肯定是想岔了,以为我说那个吻的事情,在红着脸拼命地捏着我的嫩肉。

    天地良心啊,我说的是我也揍了高帅富一顿,这样没吃亏。她她她,她想到哪里去了真是,太不单纯了!

    “那后来呢,后来为什么又改变了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