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我简直不敢想象,眼前这个打扮知性,却头都不敢抬起来看人的冒失鬼,会是那天那个柔弱得如同羔羊一般的小雅。

    “我我我,我叫莫诗雅,文文哥你好……是是,是李连胜经理让我过来……”她抬头飞快看了我一眼,然后才说出那个‘的’字。

    她的吞吞吐吐,让我没怎么听出来她的重点,于是说道:“嗯,我记得你,就是上次那个叫小雅的服务员吧。”

    “嗯!”她大力点头,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去,好像我是什么洪荒禽兽似的。

    “你过来是李连胜经理的意思,要做我秘书?”我问。

    “嗯!”她继续点头。

    我指着一旁似笑非笑,修着指甲的桃桃说道:“但是我已经有一个秘书了,嗯,就是你看到的这位翘着二郎腿的大姐。”

    桃桃一听,不乐意了,立刻反驳道:“讨厌,你才是大姐呢,人家今年才二十四。”

    我笑了笑,没管桃桃的娇嗔,对小雅说道:“你回去吧,我已经有秘书了,你跟李经理说,让他给你换个职位吧。”

    她马上急了,“不是的,我做的是助理,桃桃姐的是秘书,我们是不同的职位,会给你不同的服务的,请你不要嫌弃我!拜托了!”说完,她居然深深给我鞠了个躬。

    我汗,瀑布汗……

    助理和秘书有区别吗,不都是为上司做零碎事啊。

    再者了,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和有事助理干没事干助理有区别吗?

    等等,她这话让我很无语啊,什么叫会给我不同的服务啊,又什么叫请不要嫌弃她啊,感情这小妞肯定是看韩剧看多了,才会说出这么狗血的话来。

    “咳咳!”我翻了翻白眼,用自己的耐心和爱心道:“这不是嫌弃不嫌弃的问题,而是有没有必要的问题。说实话,像我这种不务正业的保安队长,给我配一个秘书都算浪费了,再给我配一个助理的话,那不是浪费,而是可耻了。”我看着她,“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她先点点头,然后又飞快摇摇头,“不是的,一点都不可耻,文哥你是好人,我是真的想为你服务,斟茶倒水,整理文件,我还可以做家务的!”

    无敌了,感情她是来应聘保姆的啊。不过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说服务两个字,总让我心里怪怪的,似乎和岛国某种片联想了起来……

    我摇摇头:“这样吧,我回头去跟李经理说一下,让他安排别的工作给你,别浪费了资源,好吧?诶诶诶,啥情况啊这是……你别哭哇,你这孩子,我又没打你也没骂你,你好端端地哭什么啊,这这这,这要让人看到了,还以为我是禽兽呢。那个,桃桃,你劝劝她。”

    结果桃桃扭头不理我,飞给我了个‘你就是禽兽’的嘴型。

    小雅不知道发什么神经,是不是在表示她的泪腺够发达,居然杵在那咬牙握拳闷声掉泪。

    “文哥,你是不是因为那天被我看到才不要我的,我我我,我保证不说出去的,要我说出去你和桃桃姐……我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我瞬间就面瘫了,嘴角不受控制地在抽搐,然后眉头也在一下一下地跳动着。

    听到她这话,我真的死的心都有,恨不得马上找条地缝钻进去。

    不要说我,就连桃桃都脸红了。

    想起了那天的涟漪……

    然后她以为我的沉默是默认,就更加急了,“我发誓,我真的不会……”

    再被她说下去,估计我就要跳楼了,我赶紧止住她,“行了行了,你赢了,莫诗雅小姐,你被录取了,明天就来上班吧。现在,麻烦你先出去一下,OK?”

    她喜极而泣,大力点点头,然后就踏着欢快的高跟鞋出去了。后来我问她,为什么一定要做我的助理,是不是因为这个职位够轻松?她说不是,是因为这个职位薪水比服务员高,又能为我服务报答我,最重要的是,如果她不做的话,李连胜很有可能就会安排她去做公主,因为她欠粉城的钱。

    “咳咳,人家都走了,你还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