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几天老是受伤,在狼山和白衣妖男单挑留下一身伤,没痊愈多久,然后在小师妹生日上,又和一帮混蛋打架,结果又是一身伤。这才没过多久,身上的伤还没完全痊愈,立刻就有了今晚的打群架,把自己弄得一身伤,满地残。

    唉,我他妈都成伤残专业户了。有时候,人倒霉起来是一连串的,尼玛真是喝杯水都会塞牙缝!

    幸好我还年轻,身体素质倍儿棒,加上受的都是皮肉伤,没有伤及内脏,除了疼痛之外,倒没什么大碍,很快就能恢复过来。

    一觉过后,我睡得昏天暗地,等第二天醒来,头疼不已,身体每一处地方是不痛的,简直要是像散架了一样,动一下不是这里痛就是那里疼,当真让我菊紧蛋疼。

    桃桃一来到办公室,看到我这个死样子,当场就流泪了,当时看哥和李连胜都还在这里,看到桃桃扑到我身上哭泣,都怪怪地看着我,看哥调戏居多。而李连胜是暧昧居多,不同的是,李连胜眼里多了一些特别不一样的神采。

    看到李连胜的眼神,我暗暗留了个心眼,因为我很清楚地记得,当初桃桃这个秘书就是李连胜安排给我的,而且他当时就没安什么好心,为的就是桃桃勾引上我,把我这个潜力股,死死地绑在粉城这条船上。

    粉城在九街发展,狼头是九街的地下龙头,而我是狼头风头最旺,最得宠的新人王。他要想在粉城发展得好一点,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巴结上我,拉我上船。而且我十二分知道,以前粉城被战斧帮罩的时候,肯定也没少给好处卢飞这条老狗,很有可能就是像现在对我一样,财色兼上。

    我压根就不相信,李连胜这种人精老油条,会没在事先打听到关于我的消息。

    这个社会本来就是人吃人的,一切以利益出发,没有无缘无故的合作,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反目。你想要一直往上爬,就要清楚的概念,要时刻认清社会本质,不要因为别人这一下和你称兄道弟,奉承巴结,就真把他当兄弟了。很有可能,在下一刻,他就出卖了。

    其实我心里十分地清楚,粉城现在能这样巴结我,是因为我得宠,等我有一天落魄了,他就肯定一脚把我踹开了。他现在能这样巴结对我,将来也能那样对别人。

    李连胜,他虽然帮了我忙,我感激他,但不妨碍我提防他。和这种人打交道,其实就是与狼共舞,手段把握好了,你能把狼死死地抓牢手中,把握不好了,那就分分钟被狼吃掉。

    不过对于桃桃来说,她刚开始勾引我,是想抱我大腿,以便在粉城爬得高一点,位置更稳固一点。很正常,与其去勾引那些大腹便便的老yín虫,倒不如选择我这个精血旺盛,高大威猛的年轻小伙。

    但是我不相信,现在的桃桃还是当初那种以勾引抱大腿的思想,她是真的陷进来了,是真的爱上我了。正如她自己所说的,在那次狼山我宁愿挨揍也不把她抛弃的时候,她就喜欢上我了……

    “没事没事,男人嘛,受点伤很正常的,只要做事那东西没坏就成,嘿嘿。”

    等看哥和李连胜这两头大灯泡离开之后,我抱紧桃桃,在她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搂着她的纤腰,坏坏说道。

    被我仙气一吹,桃桃立刻就瘫软在我怀里,嗯哼销魂地呻吟一声,然后把脸贴在我胸口,呢喃说着:“讨厌,文哥坏死了,尽想这些坏事。”

    “嘿嘿,哪能不想啊,怀里抱着这么个极品尤物,而我又是个血气方刚的猛男,想不想都难啊。难道你要我坐怀不乱,抱着性感大美女都无动于衷吗?哦拜托,这太难了吧,我宁愿你要了我的命呢。”

    我手一直往下摸,轻轻地抚摸着桃桃的后背,嘿嘿浪笑:“嘿嘿,有一种女人,让人一看到就联想到床,我喜欢叫这种女人叫床娘,而桃桃你,就是传说中的床娘女王哦。”

    我这话真是太贱了,我不知道对其他女人效果样,但对桃桃来说,那杀伤力是一等一的大,她被我这么一调戏,整个人都没力气了,软软地挂在我身上,像一直融化的猫。

    “文哥你,我看错你了,一直还以为你是单纯的小男人,嘻嘻,没想到也是这种舌灿莲花的色狼。”桃桃媚眼如丝看着我。

    “不!色狼这两字来形容我,太低级了,你应该叫我色魔,只会对我家桃桃小姐色的狂魔,嘿嘿。”

    桃桃先忍不住了,她嘤咛一声,主动吻住了我的嘴,和我纠缠环绕。

    我回应着,但有苦说不出,因为我现在还重伤着,口腔里面出血了,被人揍脸上牙齿磕的。

    再者说,我身体各个部分都还痛着,桃桃一碰,立刻就疼痛,情火烧不起来。

    桃桃感觉到了,因为她从我口腔中,舔到了我渗血的伤口,尝到了血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