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我傻住了。

    订婚?尼玛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是偶像剧里的有钱人之间合纵连横,家族财团式的政治婚姻?

    我不知道,因为我是在现实中第一次听说有这种订婚的事情发生,而且还是那种父母安排的包办婚姻,和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男人订婚!

    这他妈和封建社会有什么区别?现在是二十一世纪,讲究自由恋爱,但偏偏还有这种家族政治婚姻坑爹的事情发生。

    要是这种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我倒没什么所谓,当新闻来看,最多只是惊讶一叹。但偏偏是发生我女神身上,让她成为了家族的牺牲品,那我瞬间就不能淡定了!

    订婚之后是什么,是结婚,结婚就意味着温可馨要和另外一个男人上床睡觉,然后还要为他生儿育女,怀胎十月,还要和他共度余生。或者,还要承受他出轨,独守空房的悲哀……

    我接受不了,温可馨啊,不只是你接受不了,我也接受不了,我他妈也接受不了啊!

    “不行!”

    下意识的,我喊出这两个字,斩钉截铁,不容有一点质疑的余地。

    怀里的女神抬头惊讶地望着我,怔怔说了句:“,为,为什么?”

    被她这么一看,我又可耻地慌张了。是啊,为什么啊,我一不是她大哥,二也不是她男朋友,我只是一个她普通到不能再普通,只有偶尔心情不好了才会想起我,拉我出来遛遛的宠物而已。

    “因为……因为……反正,反正就是不行。”我有些弱弱地说着。

    面对我的拘束,她这次没有笑,而是低头沉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今晚的主动权一直都在她身上。我就像一个扯线木偶,被她操控手中,跟着她一颦一笑,心情上下浮沉。

    “文明,我能这样叫你吗?”她抬头看着我,目光里闪烁些东西。

    我点点头,有种淡淡的幸福感。

    “咱们是朋友吧?”她这样问。

    “必须的!”我毫不犹豫。

    “朋友之间有困难,应该相互帮助是不是?”

    “嗯。”

    她眼神忽然闪烁起来,有种叫害羞的东西。

    “我现在很不开心,你能抱紧我吗?”

    啊?!

    像她这种要求,我这辈子没听到过,因为二十几年来,我一直这么屌丝。

    无法拒绝了,我想很大力,却不敢很大力地抱紧她,很紧很紧,紧到我们的胸膛紧紧贴在一起,我明显地感觉得到她的饱满被压扁了三分之二!

    “温可馨同学……”

    她手指捂住我的嘴巴,“叫我可馨吧。”见我有些讶然,她补充一句,“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可馨,我,我会永远站在你这边的,你任何时候有烦恼,我的胸膛,永远都是你的避风港!”我深情地说着,发自内心,情感爆发,万种柔情,想把她整个人包裹在怀里,一切风雨让我来承受。

    她大力点点头,很感动地说着:“嗯!能认识你,真好!”接着,她又很细声地呢喃了一句:“要是能在他之前遇到你,多好……”

    他他他,又是他!又他妈是他!这个该死的他!

    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备胎了吧……

    我心里蓦然被刺痛一下,导致我很漠然地说了一句:“我不是他,也不可能是他,更不想是他!”

    她全身颤抖了一下,很震惊地看着我,嘴唇动了动,想说些什么,但却始终没有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