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不等亡族年轻男子开口,亡族老者身上忽然迸发出了恐怖至极的力量气息,瞬间将墨阳笼罩住了,墨阳脸色一变,他感受到亡族老者那股力量气息蕴含的怒意,那是不允许任何人亵渎的怒焰。

    “小兄弟,我念在你年幼无知的份上,就不追究你刚刚直呼我导师的名讳一事了,若是您再多说一句,纵使我这把老骨头只剩下一口气,我也不会轻饶你。”亡族老者的声音很平淡,但却充满了威严,那是久居上位才具有的威严。

    “副都尉大人,虽然你是活人,但若是你再冒犯天邪大人,我就算死,也不允许任何人亵渎天邪大人。”亡族年轻男子也站了起来,虽然身上气息只是普通的皇级巅峰,但也颇有惊人之势。

    “抱歉,我不是故意冒犯,只是想证实一下。”墨阳说道。

    “证实?”亡族老者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原本躺在地上的身躯消失了。

    等墨阳反应过来的时候,亡族老者已经出现在了墨阳的面前,不得不说,靠得如此近看到亡族老者的模样,墨阳心里还真有些发憷。

    亡族老者半边身体已经是皮包骨了,而另半边身躯却是略带肥胖,看起来体型很怪异,而且皮肤呈灰黑色的,明显已经快行将就木了。

    呆滞的眼睛死死盯着墨阳,虽然这副眼睛不大好看,但墨阳却能感受到亡族老者带来的可怕压力,这种压力挤压着他的身体。

    这时,亡族老者突然伸出手,尖锐的指甲划了一下墨阳的手指,面对亡族老者的举动,墨阳根本无法反抗,因为他已经被亡族老者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给禁锢住了。

    鲜血从手指流淌而出,亡族老者目光紧紧的盯着墨阳的鲜血,虽然表情没有一点变化,但是眼神却满是紧张,似乎是无法验证还是什么,他伸出手沾了一点,放入了自己的嘴中。

    见到这一幕,墨阳心中一紧。

    这亡族老者不会搞什么吸血的玩意吧?听说亡族人要想活下去,就得吸收生灵的生机,莫非说这亡族老者真的想要吸走自己的生机?

    嘴巴蠕动了几下后,亡族老者猛地抬起头,毫无生机的眼睛顿时亮了。

    “你叫什么?”亡族老者颤声问道。

    “墨阳。”墨阳说道。

    “墨阳……墨家的后人?”亡族老者语气变得激动起来,不等墨阳点头,猛地伸出两只皮包骨的手,狠狠的拍了拍墨阳的肩膀,“你的体内果然流着导师的血脉,而且还如此纯正,几乎快比得上导师了。太好了,在我临死之前,还能见到导师的后人……”

    也不知是过于激动,还是什么缘故,亡族老者说到这里,忽然身躯朝后倒了下去,重重的砸在地上,然后就没任何声音了。

    “父亲……”

    亡族的一男一女吓得冲上去。

    这时,亡族老者张开嘴巴,吐出一口气后,又睁开了眼睛,手挥了挥,“没事,只是太过激动了,一下没反应过来,背过气了。”

    “背过气……”墨阳脸颊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

    如果这句话是正常人说,墨阳倒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普通生灵需要呼吸,但是亡族人根本就不需要,他们的身躯已经生机干涸了,连血液都没有,更别说呼吸了。

    “扶我起来。”亡族老者说道。

    一男一女赶紧将亡族老者扶了起来。

    “小兄弟,导师现在怎么样了?”亡族老者目光闪动着激动。

    “先祖已经离开墨家一千多年了,不知去了哪里。”墨阳原本打算说死了,但又想起一个问题,如果先祖墨邪真的死了的话,说不定会出现在九道天城中,亡族老者身为学生,必然会知晓的。也可能,墨邪没有死,或者是出了什么问题了,暂时回不来罢了。

    “导师还是去了那里……”亡族老者叹了一口气。

    “去了那里?”墨阳察觉到亡族老者似乎知道一些什么事。

    “一处传说中的地方,具体叫什么,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亡族老者见到墨阳征询的目光,不由摇了摇头,“当初,为了去找那一处地方,我听说导师带的那八位学生都付出了所有代价,他们为了完成一个目标,不惜牺牲了自己。不知道,导师是否成功了,如果成功了的话,那么未来将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可惜啊,我没资格成为他们中的一员,苟且偷生了那么多年,最后还是挡不住时光的侵蚀,老死了。”

    “先祖的八位学生……”墨阳面露惊色。

    “对,导师真正承认的八位学生。”亡族老者尴尬一笑,道:“除去他们八位外,我们这些都不算是正式的,但也受到过导师的教诲,被人称为记名学生。”

    墨阳露出讶异之色,亡族老者可是域尊啊,这样也只是先祖的记名学生而已,而且好像还不止一位。

    墨阳可以想象得到,当年的先祖墨邪到底有多傲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