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几分钟,我就窜出去了几百米。

    风沙伴随着夜色,就算有人出来,都不可能看见我了。

    “还是挺可惜的。”我低声嘀咕了一句。

    胡三太爷嘤了一声,意思是可惜什么?动手又弄不死对方,还容易被对方抓住,到时候才真的跑不掉了。

    “……胡三太爷,你给我点儿面子?”

    我干咳了一声,一边走,一边嘀咕:“我可是凭借一己之力,把整个金家弄废了,偌大一片死尸,你都不想下脚的。”

    胡三太爷似是慵懒的嘤了一声,是说,真一己之力吗?不是因为运气,放出来了狸髡?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况且,那可不是运气,我观青铜塔,冥冥中看到一些东西,听到一些东西,这感应之下,我才敢去佛寺,是拉龙白多在找我,你瞧见我这一身伤了吗,我是正面和狸髡搏斗,那狸髡还被我砸的吐血内伤了,若不是赤手空拳,我搞不好会杀一两只。”

    我挥了挥拳,神色认真。

    胡三太爷再嘤声就很小了,就像是淡淡的:“嗯。”

    “哎……”我发现,胡三太爷太高冷了,它的性格和师祖廖呈最贴近,一时间,我又开始想灰太爷。

    要是灰太爷在这里,直接号令成千上万的沙鼠大军,专门咬舒家那几个人的脚趾,怎么也能得手一两根?

    趁乱,说不定能让他们把熟睡的舒子徽了结了!?

    我没动手,就不算我下手。

    壬家一行,金家之旅,我手上沾染的血,直接间接,都已经太多,庇护早就没了,又有什么顾虑?

    赶路是枯燥的,尤其是熬夜的赶路,更为枯燥,一时间还找不到合适落脚休息的地方,距离岩墙区域不够远,我也不放心。

    因此,我就只能借着夜色一直走……

    总算,我再走到一处胡杨沙枣密集的林地,实在是困倦疲惫,我停了下来。

    “不走了,胡三太爷,你帮我放哨,我歇会儿,有什么动静,就和刚才一样,招呼我。”

    我靠着一棵树,喘了口气。

    胡三太爷应了一声,让我睡吧。

    往林地中间走了走,刚好瞧见一棵胡杨旁,有一块凸起来的巨石,这玩意儿在沙漠中太少见了,靠在石头那里坐下,我正准备休息。

    结果,稍远处,又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

    那赫然是脚步声!

    我脸色骤然一变。

    怎么又遇到有人过来?舒家还派了第二批人!?

    瞬间起身,我快速藏身到了那块岩石后。

    影影绰绰的林木间,走出来了一人。

    那人生着一张申字脸,额头上的纹路极深,断眉分外扎眼,粗大的鼻梁,肥大的眉头,嘴巴完全呈现黑紫色,分明是毒根深种。

    微微起伏的胸口,还有一丝微弱的活尸气息。

    古旧的衣服极为褴褛,甚至它的脸颊更凹陷了,像是吐光了口中大牙。

    除此之外,它身上还有许多鞭痕,插着黑镖……双手食指都有裂痕!

    它都这样了……白官鬼和白分野还活着吗?

    我思绪很快,那人形符活尸已经走至岩石前。

    我分明感觉到一股阴冷的注视,它已经发现我了。

    可它并没有停下,机械的迈步,一直往前走去。

    它就和那活尸僧侣一样,是要去找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