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屋里的暖气让许清嘉回过神,他将棉袄脱掉挂起来。

    “你还没睡呢?”

    “睡不着啊,等你回来说说话。”

    梁海洋看着他嘿嘿笑。

    许清嘉上下扫他一眼:“我回来这么久,一直在忙碌,你这半年还老实吧?”

    梁海洋忙小声道:“你小声点,我老实的很。”

    许清嘉似笑非笑看着他:“我听说每次周末莹莹过来,你都跟她一起去买菜,回来跟她学做饭,一起干家务活。”

    梁海洋不服气道:“怎么了,我不会做饭,她做饭好吃,我跟着学一学不行啊?”

    许清嘉又道:“我还听说姐夫带着莹莹和立民哥聚会的时候,你也会跟着?”

    梁海洋嘿嘿笑:“陆师兄每次都会跟立民哥说很多悄悄话,你不知道,他对做官做人特别懂,有些话他不说,我觉得我要等很多年才能想明白。有些复杂的局面,他一分析,我跟立民哥豁然开朗。我们遇到一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的事情,一问他就有办法。”

    许清嘉在心里忖度,大概他曾经身居高位过,所以他对官场上的事情了如指掌,升职这么快。

    “你跟着他学,将来受用无穷。”

    梁海洋连连点头:“放心吧,我会好好学的。”

    许清嘉话锋一转:“那你觉得,在他面前,你能藏得住小心思吗?”

    梁海洋本来正在笑,听到这话后笑容卡在脸上,然后惊恐地看着许清嘉:“清嘉,清嘉,不会吧?”

    许清嘉继续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不要以为你做的天衣无缝,他和郑师兄这种人,最擅长的就是看人心。你道行这么浅,他一眼看穿。他不说破,是想继续历练你。好在你没有任何失礼的举动,所以他去哪里都带着你。”

    梁海洋惊恐完了之后窃喜起来:“清嘉清嘉,那你说,他既然愿意带着我,是不是就是认同我的?”

    许清嘉摇摇头:“我不知道,你以后继续保持下去,千万不要急。”

    梁海洋骂起来:“好你个许清嘉,你这样一说,我以后还怎么坦然,你还不如不告诉我,他继续装糊涂,我继续装傻。”

    许清嘉收回目光:“谁让你总想看我的笑话。”

    梁海洋气得往他床上一躺:“我晚上要跟你睡,我不洗脚了,臭死你!”

    许清嘉坐了下来:“你不用担心,你挺好的,真的。”

    梁海洋哼一声:“你少给我灌迷魂汤,你快告诉我,包子好吃吧。”

    许清嘉的手顿了一下后回道:“好吃。”

    梁海洋又哈哈笑起来:“就小雪那手艺,比我好不了多少。”

    西厢房兄弟两个打嘴仗,正房里,吴朋抱着自己的新婚妻子已经钻进了被窝里。

    “清嘉来干什么的?”夏言推了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