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十二月八日。

    洛阳,福王府。

    后殿寝宫之内。

    这几日时间,虽然福王朱由崧因为没能拿回田地的事情而焦心,但却丝毫不影响他每日的吃喝玩乐。

    特别是对于美色,福王朱由崧更是流连忘返。

    就算是在白天之时,朱由崧也是丝毫不避,端的是荒yín无度。

    “王爷,您来抓我呀!”

    “我在这里,快来呀!”

    “王爷,还有我,我在你后面呢!”

    “嘿嘿嘿!佳人莫要乱跑,小心被寡人抓到哦!”

    “要是被寡人抓到,可是要受惩罚的。”

    “......”

    福王朱由崧用红绸巾蒙着双眼,与数名衣衫凌乱的佳人玩耍着捉迷藏。

    整个寝宫之内,飘荡着一片嬉笑之声。

    然而正在这时,一道惊慌的大喊声突然从寝宫外传了进来。

    “王爷,王爷!不好了,不好了!”

    “出事了,出大事了!”

    听着寝宫外传来的大喊声,朱由崧不由得眉头微皱,脸上也露出了不悦之色。

    自己现在玩的正欢,竟敢有人打扰自己的兴事,实在是没有了半点规矩,当是要好好的教育一下这些奴婢。

    朱由崧正待要出声呵斥,却见得内务府管事朱小温满脸惊慌的跑了进来。

    “王爷,不好了!我们福王府在济源城的几个田庄,都被贼匪袭击了。”

    “几个田庄的管事全都被贼匪所杀,还有田庄内的粮食与田地,都被贼匪分给了那些低贱的佃户们。”朱小温急声道。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

    朱由崧惊声大叫,脸上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他福王府的田庄,竟然被贼匪所袭击,田庄的管事也被贼匪所杀,还有粮食与田地都被贼匪分给了低贱的佃户们。wwω.xしéWêи.cóm

    这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招惹福王府。

    难道贼匪们不知道,那是福王府的田庄吗?

    “王爷,这是济源县令派人送来的消息,必然不会有假的,还请您拿个主意啊!”朱小温回道。

    “这......这......怎么办?”

    朱由崧不过是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王爷而已,哪里有什么主意。

    他所能倚仗的,也只是一个王爷的身份,手中没权没兵,又能奈何。

    见福王朱由崧拿不出什么主意,朱小温只得建议道:“王爷,要不我们立即向巡抚高大人求援,请他派出兵马围剿贼匪?”

    朱由崧闻言,连连点头道:“对!对!立即派人向高巡抚求援,请他派出兵马围剿贼匪。”

    “朱管事,你速去安排此事。”

    “是,奴婢明白。”

    朱小温连忙低首应是,随即便躬身退出了寝宫。

    至于说教育规矩之事,朱由崧哪里还记得这个。

    ........

    十二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