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正好前面的人见他们走得慢,站在路边等着。

    听到段嘉嘉这么说,隋佳丽好奇的问:“什么疯了?”

    于是段嘉嘉和杨之华就一起把万贵生的事情说了。

    “真的?”曹雪萍听完气得脸色铁青,认真的问李长淮:“你这个事情是从哪里听说的?”

    李长淮倒也没生气。

    知道曹雪萍就是这个脾气,遇到这种事情肯定要先弄清楚是真是假。

    “真的!我都知道。”赵峰阳在旁边点头。

    他之前没说,纯粹是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万贵生跟他们有又没有关系。

    只是没想到一个万贵生能把老曹气成这模样。

    “那家人还跟隋佳丽家里有点关系呢。我还以为你也知道。”赵峰阳看向隋佳丽。

    隋佳丽都吓了一跳,什么就跟她家有关系了?

    但想到段嘉嘉之前的形容,隋佳丽也想起了过年的时候家里说的话。

    “我倒是听我爸妈过年跟家里人聊天的时候说一个什么表姨家里的事情。说是那个表姨的孙子住院了,我爸妈还商量着是不是要去探望一下。不会是那家吧?”隋佳丽诧异。

    其实一个县城都不大,像隋佳丽、福宝、曹雪萍和赵峰阳这样家里长辈要么就一直都是本地人,要么就是早些年逃荒的时候一路跑到这边扎根下来的。

    像段嘉嘉这样,母亲家里是因为职位调动,父亲则是孤儿的情况很少。就连李长淮,李晟是知青不错,但祝外婆却是本地人,曹雪萍家在老家村里也是大姓。

    这样沾亲带故的联系不少。

    隋佳丽那位表姨,其实这个“表亲”的关系都隔着好些人。

    但论起关系,那就还是亲亲热热的一家人。

    “对。”赵峰阳点头:“就是那家。我年夜饭的时候也顺道听了一下。已经有人举报到教育局了,但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确实是有不少家长在给万贵生说好话。我家亲戚调查过,大部分都是高三学生的家长。”

    说白了,就是不想因为别的事情打扰了自己孩子备战高考。

    “荒唐!”曹雪萍也气得直骂人:“这简直荒唐!学习比命还重要了?高考一次不过可以复读,命没了就是没了!”

    曹雪萍说完,又肩膀一垮,叹气道:“也是现在的家长都有些疯魔了,他们的确是希望孩子好,但也有一种做生意投资似的疯狂。”m.

    段嘉嘉没想到曹雪萍在九十年代就有这样的想法。

    很多家长鸡娃,他们的确存着对孩子好的心。

    没办法,这个社会就是优胜劣汰。

    雄鹰为了让孩子翱翔,还会一次又一次的把孩子推下山崖呢。

    但还有那么一部分的家长,是将改换门庭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孩子身上。

    像是在做一门投资生意,希望股票一路看涨。

    一旦下跌就要呼天喊地的哭诉着自己投入了多少,让那支股票必须上涨。

    连带着自己也会收获颇丰。

    可能是金钱,也可能是精神。

    总之,孩子突然就变成了工具。

    也难怪曹雪萍会这么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