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说实在的,贾张氏本来是不愿意答应的,自己的孙子凭什么跟别人养老呀?

    那自己家后代就不可能再养着别的老人才对。

    但是想一想秦怀茹说的那些话,自己的孙子,如果这次再被记上污点的话,那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不管是参军啊,还是提干呀,或者是进入轧钢厂,接替自己儿媳妇儿的那份正式工作,那都是变得遥不可及。

    回头这份工作搞不好还得成为小当或者槐花这两个小丫头中间的一个人。

    想一想那两个赔钱货要继承自己儿子的岗位,贾张氏心里面就非常的不高兴。

    所以虽然贾张氏是不愿意答应自己的孙子给一大爷他们老两口养老,但是加上一大爷家的房子,行了,贾张氏终于算是动摇了一点点其中的心思。

    最后贾张氏犹豫了一下说:“棒梗可是你儿子你可不能坑他,难道说老易那家伙真的会把自己的房子给棒梗吗?”

    秦淮茹毫不犹豫的就说:“那是当然了,肯定的,你想一想他们老两口都是老绝户呀,无儿无女的如果说我们家帮嗯答应给他们老两口养老的话,那他们的房子不给棒子给谁呀?

    这是毫无疑问的问题,而且真的认了亲以后,你以为那就说说看呀,那是要四合院的人当见证的,要请大家伙吃饭的,这样的话就相当于认了干亲了。

    让棒梗认一大爷当干爷爷,一大妈当干奶奶,这样的话,那他们的房子啊,只有棒梗有资格,继承一大爷家的房子可不是砸钢厂分配的,那可是他们家自己买下来的房子。

    算是一大爷的私房,哪怕一大爷不在轧钢厂干了这些房子,那也是一大爷个人的,所以就单单这房子我们就不吃亏。

    更何况一大爷一家,他们有的是钱,就他那老两口一个月能花多少钱呀?一大爷一个月加岗位补贴100多呀。

    你想一想那么多的钱,他们老两口又花不完,到最后还不成了我们棒梗的吗?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棒梗认他当干爷爷的话,那绝对是干得过的。

    而且你想一想这个事情到了最后不管怎么样说,还是我们家说了算,以后一大爷他们老两口真的躺到床上了,反正他们有钱不着他们就行了,没钱的话,最后还得落套房子。

    里外里我们都不可能亏钱,而且是赚大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这个事情真的干得过,要是没有这次事情的话,咱们不愿意干倒是没问题,虽然差点钱,但是咱们慢慢还就是了。

    但是现在棒梗等着。钱去摆平这个事情呢,如果不是一大爷的话,你找找四合院,甚至说街道,有什么人能够在短时间内拿到那么一大笔钱去给我们。根本不可能那样啊。

    非亲非故的别人为什么会拿钱给我们呀?

    别说非亲非故的就算是报给我们的小姨父是大帽子这孙子他都不愿意拿钱,当然可能他也没有钱,刚刚的把自己给调出轧钢厂,估计也得花一大笔钱。

    或者是说这孙子手里面真的有要钱,但是不愿意拿出来,反正别指望许大茂干那种雪中送炭的事情,他不落井下石就已经不错了。

    他的性格你老应该了解吧,只要有好处他就去占便宜,谁要是想从他那里白得什么好处,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这个事情咱们就得从一大爷那边解决问题,一大爷不拿钱,那就等着你孙子这次被进入到档案之中,到时候基本上他只能一辈子打零工,想要找正式工就也不太可能了。”

    终究贾张氏最喜欢的还是自己的大孙子棒梗,考虑到大孙子的前途,贾张氏还是点点头说:“反正你也是当妈的,我能够跟我孙子多少年呀,到最后还是你跟他的时间比较长一些,这个事情你就看着办吧。

    我相信你这个当妈的也不可能坑自己的儿子啊。”

    到最后贾张氏还不忘敲打一下自己的儿媳妇,当然贾张氏更加的相信自己儿媳妇做了那么多,确实也是为了自己的大孙子棒更好。

    不然的话,贾张氏宁愿带着孙子回农村去,也绝对不会点这个头的。

    点头,那是因为自己的大孙子能够从中得到更多的好处,不但有可能得到自己儿子的岗位,而且还能够得到老易这老狐狸的房子。

    要知道这年头在城里工作当然是非常的难找,但是更难找的那就是房子。

    尤其是私人的房子。整个城市里面老百姓80%以上的房子,那都是街道分配的单位分配的房子。